呂高安
  接力棒起源於古代奧運會中,參賽隊在跑步,一人接過另一人手中的長矛,接著跑,後來演變為木質或金屬棒的相互傳遞。在團體競賽時,由第一次跑出的選手回到起點時遞交給下一個選手,下一選手緊接前者的足跡砥礪前行。它講究前後隊員的默契和緊密配合,體現的是一種團隊精神。
  湘江是湖南的母親河,湘江流域集中了全省六成人口,涵蓋4成行政區域,產生了七成五以上的地區生產總值。但是,隨著有色金屬、沙礫石、漁業等資源過度開發和城市不斷擴張,大量廢水污水排入湘江,湘江流域也承載了全省60%以上的污染。江水骯髒,濁浪泛濫,水族瀕危,沿江人民生產生活堪憂。
  2007年起,湖南省提出湘江集中治理,在長株潭“3+5”城市群實施。2008年,時任省委書記張春賢、時任省長周強提出將湘江打造成“東方萊茵河”的願景,治理範圍涵蓋湘江流域8個地級市區域。2012年3月,國務院批准《湘江流域重金屬污染治理實施方案》,從此湘江治理掛上“國”字號。徐守盛在省長任上多次強調,湘江治理是湖南發展“繞不過去的話題”,如果搞不好,問責對象是省長和沿線地方政府。
  近期,杜家毫省長在湖南省湘江流域保護治理委員會會議上,宣佈湘江治理是省政府“一號重點工程”,將實行“一票否決制”和“一支筆審批”,滾動實施堵源頭、治調並舉、鞏固和提高的“三個三年行動計劃”。
  幾年來,湘江治理參照萊茵河的“先污染”、“後治理”治理模式,根據國情省情,從政策性措施到市場化運作;從治污為主到發展沿河“綠色產業”;從“既要金山銀山,又要綠水青山”,到“既要金山銀山,又要綠水青山;若毀綠水青山,寧棄金山銀山”;從“新帳不能再欠”到“老帳努力去還”;從重金屬污染治理到節能減排,規範採砂和碼頭建設再到污水處理;從政府主導、部門聯動到積極引導民間組織和志願者參與;從規劃、政策、資金、項目到監察、審計、考核等協調配合,湘江治理取得了令人矚目成就,有望在不久的將來輓回“一江清水”。
  成績的取得得益於三任省委省政府,由淺入深,由易到難,由小到大,對湘江治理一棒接一棒,一站接一站,一個項目接一個項目地進行下去,一以貫之地吹響湘江治理的集結號與衝鋒號。
  三任省委省政府互不推諉,不拈輕怕重,不攬功邀賞,不拆臺設障,不埋三怨四,不虛擲空談。一任承前,一任啟後,一任繼往,一任開來,一任順著一任謀,一任接著一任乾,前任為後任打下基礎,掃平道路,清除障礙,後任尊重前任思路和成果,學習借鑒前任經驗,豐富前任工作舉措,使湘江治理更加富於創新精神,更加提煉升華,更加系統化條理化,更能保持工作的連續性,事業的接力性。
  對比少數單位和地方,每任班子,各攜各的小算盤,各焊各的兔子尾巴。下車伊始,對前任說三道四,指桑罵槐;情況陌生,便提出“新思路”,喊出“新戰略”,拍腦殼拍出“新規劃”,抓腮幫抓出“新舉措”。走馬觀花一陣,便不切實際,不顧民情,不管三七二十一,打亂前任行之有效的政策,停止正常執行的方案,剎車原來擬建的項目,忙不迭地確定自己的執政方略,提出自己的行動口號,籠絡自己的人馬,建立自己的操作系統,前任要上山,他要下水;前任要在東邊擴城,他要在西邊建市;前任要建高樓,他要推倒建廣場……似乎萬人皆下品,唯有自己高;似乎大家都昏庸,只有自己能;似乎天下無英雄,只有自己行。什麼“打造×個一”呀,“建設×型經濟”呀,“發展×生產”呀,“建立×模式”呀,口號一個比一個響亮,詞藻一個比一個華麗,目標一個比一個高大,項目一個比一個多、一個比一個昂貴,作風一個比一個漂浮。結果,計劃一個比一個落空,成效一個比一個虛幻,虎頭蛇尾,勞命傷財,治標不治本,惠己不惠民,環境污染更嚴重,資源開采更加混亂,資金人力浪費更加嚴重。項目越來越牛,水土流失越來越重;法律制度越來越細,工作效果越來越差;GDP越來越高,群眾生活質量越來越低。反正,三年兩載一過,他屁股一拍,帶著滿車名和利走了,等著下一任來擦屁股。
  為什麼會這樣?很多幹部這樣做,除了顯能之外,心裡打著的是個人的小九九,一心只想謀取個人利益,認為跟著前任的思路,自己就沒了出路;認為延續前任的政策,自己就沒了政績;認為繼承前任的產業,自己就缺了事業;認為沿著前任的風格,自己就沒了吹牛的資格,一句話,什麼政府,什麼政策,什麼黨與人民的形象,都擺一邊,唯把自己擺在最中央!
  這讓我想起了一個故事,浙江寧波有靈橋,這是一座興建於唐代的古橋,歷經自然風雨雨戰火的踐踏,這座橋,曾由德國西門子洋行中標維修,於1936年建成通車;60多年過去,寧波有關部門忽然接待了幾個德國人,他們說靈橋當初是由他們設計建造的,建橋的圖紙檔案至今保存在德國的檔案館里。他們看到當時設計的使用年限是70年,現在70年時間已到,他們是來修橋的。如果不維修,此橋會出現安全問題!無獨有偶,駐扎外灘已歷百年的上海外白渡橋,當年是由英國人設計製造的。1996年,他們給上海市政工程管理局來函提醒,外白渡橋造於1907年,橋梁設計使用年限為100年,現已到期,請註意維修。
  一個是70年了,一個是100年了;他們依然對他們前輩的工作負責,而我們一些幹部呢?三五年,就不認前任的賬了!
  我們提倡開拓創新,八仙過海各顯神通,但我們必須懂得,振興地方經濟,為民造福是系統工程,不是一蹴而就的。它需要長遠打算,科學規劃,統籌兼顧;需要多屆黨政班子,甚至需要幾代人前赴後繼,承接配合,取長補短;需要縱橫結合,有序推進,持續發展。時代呼喚更多的真心為民,不求急功近利,不尚虛浮的無名英雄,更多具有大局意識、歷史責任感、團隊精神的“接力賽手”。
  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“不唯GDP排名高低論英雄,追求有效益,有質量,可持續的經濟發展。”最近召開的十八屆三中全會,要求推行生態環境損害責任終身追究制,正是倡導碧水藍天、和諧幸福、科學發展。
  湖南省委省政府甘當善當“接力棒”,推行湘江治理“一號工程”,這不但是推進生態文明建設、建設美麗中國上佳舉措,更是踐行正確政績觀的上好的行動註腳。  (原標題:湘江治理與“接力棒”)
創作者介紹

油漆工程

en15eneix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