桂綸鎂在《白日焰火》里飾演一個藏有巨大秘密的東北洗衣店女工。片中,抗癌食物她有大量需要通過面部及眼神完成的戲份。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攝
  17歲時出演《藍色大門》,2007年憑《不能說的·秘密》走向大眾,她飾演過《女人不信用卡代償壞》里的朋克女生、《聖誕玫瑰》里遭性侵的鋼琴女教師、《龍門飛甲》里的番邦公主,再到《白日焰火》里,隱藏著殺人秘密的東北洗衣店女工。各種角色,她好像演什麼像什麼,以至於你很難抓到:桂綸鎂到底是什麼樣子的?
  曾經,她用“透明色”來形容自己,甚至一度懷疑“演什麼像什麼”是不是說她沒演技,她也努力想回答這個大家都想知道的問題:記憶體真實的你到底是什麼樣子?但最終結果仍然是:“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  《白日焰火》首映禮結束後,桂綸鎂接受了十幾家媒體流水式的莊臣採訪,周圍人流穿梭、嘈雜之音不絕,有的藝人像孩子一樣難以集中註意力,但她卻始終能將目光和思維保持在與自己對話的人身上,這是對自己職業的尊重,更是對對方工作的尊重。
  我出現房屋出租在“接地氣”的城市,會有點魔幻
  《白日焰火》中,桂綸鎂開口說話的剎那,我還是因為她的口音而出現了短暫的跳戲。對於這樣一部處處訴說著用心的片子而言,我有些許驚詫為何導演沒有給她找配音。此外,更大的疑惑在於,既然想“接地氣”,為何會選桂綸鎂?後來獲知,製片方最初都不確信桂綸鎂會接這部片子,因為不是一線的導演和搭檔。
  新京報:有沒有問過導演,為什麼會找你來演一個東北女工?
  桂綸鎂:一直沒問過,甚至也不覺得這是很重要的問題。演員應該是沒有國界、沒有地域性的。有一天也許廖凡也可以來臺灣演一個臺灣男孩,這就是對一個演員的訓練。我不覺得一個臺灣演員來演一個東北女生是“違和”的。
  不過,我自己看片的時候有一個感覺,找我來演這個女生,放在東北這種你們會說“比較接地氣”的城市,相對來講會有點魔幻。她像夢一般存在,因為像夢,所以有種更疏離、更寂寞的感覺。
  新京報:製片方剛開始很擔心邀請不到你,沒想到你看完劇本第二天就同意了。
  桂綸鎂:對(笑)。對我來講,有任何我喜歡的劇本,我會不惜一切,非常想要去創作,會有那個衝動和欲望。就像談戀愛時,你看見一個男人,會很心動、想要跟他有火花。
  我覺得剛好可以借這個機會通過你跟所有人說:不用擔心片酬,不用擔心關於搭配的人選,只要那個角色、那個劇本是非常讓我心動的。真的,我非常一氣呵成地看完了劇本,然後立刻打給經紀人說:我要做了。
  新京報:這個人物一下就吸引你的地方在哪兒?
  桂綸鎂:第一,因為導演是編劇出身,劇本就像偵探小說一樣精彩。有時你看一些劇本要看兩天、五天,甚至看到一半你就會覺得真的看不下去,但這個劇本真的就像看偵探小說一樣精彩,一下子全部看完,而且腦中會一直有畫面產生。
  第二,這個角色內在和外在反差非常大。她內在有這麼大的想要隱藏的部分,可越是這樣,她的外表越冷漠,這讓我很想去瞭解,她到底是在想什麼。
  一個角色就是一個人,拍電影時我是在認識她
  電影開場近十分鐘後才第一次給人看清她的正臉,來來回回就那麼幾個動作,洗衣服、熨衣服、滑冰、走在雪地里。千年不變的冷若冰霜的臉和眼神,似乎她存在的主要目的就是顯示她的拒人於千里之外。導演給了她大量的面部及眼神特寫,而她所有的戲,都要通過這看似簡單的一切透露出來。
  新京報:片中自始至終你都在展示角色的“冷”,但當她坐上囚車後,我發現她難得地笑了,面部也鬆弛下來。
  桂綸鎂:你知道,我們演出的一些角色如果能被觀眾這樣接收到,真的會覺得非常感謝。
  這次的拍攝經驗對我來講真的非常非常珍貴,我從心裡覺得這是老天給我的一份禮物,因為我遇到了一幫真正熱愛電影、熱愛表演,並且尊重電影、尊重表演的人,他們給我的空間、帶給我內心的直接的東西,那種化學反應是非常非常美妙的。所以,如果你看到了這些,它真的不是我一個人能想出來的。
  新京報:你認為人會在什麼狀態下選擇去在白日放焰火?
  桂綸鎂:有時候有些東西真的等不到晚上了,你在白天有很多話想說,有很多欲望要表達:我太想要奔跑,我太想要狂叫,我藉由放一場焰火,我等不到夜晚了,我甚至不想看它絢爛的樣子,我想要它綻放,想要讓它爆裂,想要讓它找到出口。雖然它不華麗,可它非常有力量。這是我的理解。
  新京報:拍電影能帶給你怎樣的滿足?
  桂綸鎂:有時在非常常態的生活里,日子可能比較平凡,甚至有點無聊。一個角色就是一個人,拍電影時我是在認識一個人,這個人所有的臺詞在這個世界從來沒有出現過,而我要當成是我第一次說出來。我要去想,為什麼她會說這些話,這個人當時在想什麼?她為什麼會這麼心動?為什麼會這樣思考?
  而你在跟不同的演員、不同的角色一起生活時,你又是在認識不同的群體,那跟平常的生活是截然不同的。拍電影的過程非常豐富,真實的生活與角色的生活穿插、認識、探索,那是有趣的。
  ■ 創作歷程
  刁亦男說
  要相信你的直覺
  這次的表演過程,我首先要非常感謝刁亦男導演。我本身不是科班出身,去探索一個角色、用什麼樣的方式去處理,我比較沒有學院派的技術。刁亦男導演一開始就跟我說,你要相信你自己的直覺,去做你想要做的表演。
  然後我採取的就是一種非常節制而平淡的表演方式,不張揚。可是,因為她內心有,所以她的外表也有。我不知道你是否懂我的意思,就是,當你完全相信這個角色,當你明白她內心的恐懼也好,寂寞也好,“渴愛”也好,有時候行走和眼神的流露,還有與不同男人間的關係,自然而然就形成了。
  東北洗衣店
  每天當店員
  準備角色有很多種方式,這一次我選擇的是生活的體驗。開拍前我跟劇組要求,要一個跟場景非常像的洗衣店,然後他們真的幫我在東北找到一個比較家庭式的洗衣店。我每天去,從上午8點到下午3、4點,一個人熨衣服、洗衣服,不怎麼說話,到了後來我甚至可以跟客人有互動,比如簽收單子。我跟老闆娘一家人吃午飯,儘量接近他們的生活,每天都這樣。
  剛開始他們確實只讓我做些非常簡單的東西,我老是在旁邊看嘛,然後我也說:“可以讓我燙一燙、熨一熨、洗一洗嗎?”他們漸漸明白,這個演員真的是來體驗的。 口述:桂綸鎂
  本版採寫/新京報記者 吳丹  (原標題:桂綸鎂請轉告大家我不在乎片酬)
創作者介紹

油漆工程

en15eneix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